叶轩冥

一个不定时更新段子的人类,魔道全职盗墓沉迷农药阴阳师不可自拔。

这腿,这腰。
男精使人快乐。
想写东西,脑阔痛。

梦境

*ooc,文笔辣鸡,光战私设自家猫儿子,只求大佬们嘴下留情
*我还记得从一开始我想写的是欢乐向的写着写着就不对味了。
*毕竟我是个菜鸡怎么可能写好文,都是在梦里的。



  他曾做过一个非常美好的梦。
  …………大概吧。
  因为那是唯一一个不会让他感受到恐惧和窒息的梦境。
  那是唯一一个能让他感受到一丝喜悦和欣慰的梦境。


  “……所以说这次你是又迷路了吗?!”银发的精灵少年抬起头,看着那个猫魅族。
  这是这个猫魅族不知道第几次踏进这个被遗忘的雪原里,每次他总是无意识的来到这里,然后苦着脸说没注意走的地方又迷路了。
  他总是这个样,少年叹了口气,呆呆愣愣粗心大意,打个蛮神都要懵个一会才知道需要干什么,像个傻子一样。
  哎?不过我怎么知道这些?我和他很熟悉吗?
  怎么可能熟悉嘛,要不是他傻不楞楞跑来这里,这地方这辈子都不会有活人来。

  “好了你这个难得一见的笨蛋,跟我走了啦,身为一个猫魅族都能迷路绝对会被整个族群笑吧!”少年一边小声嘟囔一边走上前拉起猫魅族的手,“走吧,我带你出去。”
  那家伙又是小心翼翼的握着手,像是在握着什么易碎的玻璃一样,虽然是比他矮个半个身子,但是还没这么娇弱吧?!
  说起来也幸亏这个猫魅族能来这里,不然没人陪自己聊天还挺孤单的,这破地方连个动物都没有,白茫茫的,全是雪。
  说起来,自己是为什么在这里的?
  他又在说他上次出去后经历的事情,真好啊能出去游历……龙也很帅,我也想骑着龙在天上飞啊,还有那什么教皇,也太坏了,居然打这个家伙。本来就挺笨了,再打笨了怎么办。冰之巫女也为了帮助他们而牺牲了吗,果然教皇是坏人吧!嗯?怎么停下来不走了?不想出去了吗?


  “我以后,可能不会再来到这里了。”
  ………………哎?
  刚刚那家伙说,他可能不会再来这里了?
  他的身影,为什么在消失?他要丢下我了吗?不会再来陪着我聊天了吗?
  不会迷路了吗?不会再哭了吗?不会再像曾经一样傻傻的追过来抱着我喊挚友了吗?
  “我非常高兴,能再次,再一次的在梦里看见你,奥尔什方。”
  梦……里?奥尔……什方?那是我的名字吗?
  “这场梦已经太久了……我已经,非常满足了,能这样和你说话,和你聊天,陪着你走在雪原上,这一切都已经足够了……”
  他在……说什么?什么梦?这里是梦吗?
  “所以,我该醒来了,去接受你已经死去……接受着没有你的一切。”
  …………………………啊,我……已经……
  “再见,我的爱人。我将,一直爱着你。”
  …………是的,我会一直爱着你。
  “永远。”
  嗯。


  他从梦中醒来,已经忘记自己梦到了什么。
  只知道梦里发生的事情,非常的温暖。
        温暖到,他再也想不起,那人的名字。

记梗

说不定哪天就想起来写了,在梦里的那种。
填坑?填什么坑我挖了吗?
世界属于你们,ooc 和奥尔什方属于我.jpg

“你会永远看着我的吧?”
  “你会永远同意我的决定的吧?”
  “即便毁了这该死的一切,也会永远微笑着看着我的吧?”
  “对吧,奥尔什方?”

  “啊许久不见我亲爱的挚友。”
  “今天出了点小事,回来的有点迟了,真的太道歉了……”
  “不过事情也已经处理完毕了,我应该会在家里陪你一段时间了。”
  “我永远爱你,奥尔什方。”

  艾欧泽亚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
  不是蛮神召唤,也不是帝国入侵,而是光之战士。
  在一次蛮神歼灭战结束时,光之战士突然对着阿尔菲诺阁下以及桑克瑞德阁下攻击,造成两人重伤昏迷。在外待命的四国联防军也被屠杀过半,而光之战士本人不知去向。

  “嘿好久不见无影的诸位。”
  “要和我,做个交易吗?”
  “你们绝对会开心的。”
  “当然,不同意的话,我也有方法让你们同意的。”

【奥尔光】我将永远爱着你

#文笔不好求大佬们手下留情#
#OOC全都是我的错#
#我永远喜欢老爷.jpg#

他已经忘记了他和他的第一次见面时发生了什么。
  唯一记下的只有他灿烂的笑容和那些对常人来说大约是性骚扰一样的赞美。
  “所以果然第一印象什么都不靠谱。”他小声嘟囔着,轻轻把一束花放在墓前,“我见你第一面的时候真的就差点没忍住把刀拔出来让你闭嘴了。结果现在却只想听你那样夸我。……只能对我那样夸。”
  他清理了墓碑上的雪,也不嫌地上冷,盘腿坐在墓前盯着旁边的破损的盾牌。
  “如果那时我能再强一点就好了,这样你也不会……呸!明明我来不是说这个的真的是……情不自禁就……”

  在看到那道光刃穿透过他的身体时,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那时他可以继续去追击教皇,说不定教皇就能彻底被击败。
  可是他做不到。
  他就那样眼睁睁看着那道光刃的主人跳上了飞空艇,看着教皇扬长而去,看着他……在自己的面前倒下。
  谁都不知道那一刻他多想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他的挚友,他的爱人,再也无法醒来。
  而他却无法哭泣。
  他是艾欧泽亚的英雄,光之战士!他必须保持着最为坚强的模样,去带领众人去打败那些敌人!蛮神,无影,龙族,皆是他的手下败将。
  就像所有人希望的那样,他成为了希望,成为了光明,他拯救了这个大陆,却无法拯救自己的所爱之人。

  “有时候我就想,我要不是光之战士就好了……海德林不选择我就好了……但是回头又想想,如果我不是光之战士的话,我可能一辈子都没法遇到你。”他背靠着墓碑,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自言自语。“这么一路走来,我都忘了我为什么会成为冒险者,又为了什么成为了光之战士,背负着这个大陆的希望。”
  他沉默了很久,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扭头看着那面盾牌,“说起来我是不是一直没有明面向你告过白?现在补上也可以吧?”
   “那么……”他站起身,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看着墓碑缓缓露出一抹笑,“我觉得现在补上还是来得及的。”

  “我爱你,奥尔什方。”

君臣有别

#温柔治愈(致郁)向#
#微妙的文风过渡#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刘邦真可怜,真的特别值得被,怼(写作怼读作cao),一顿#
#子房真是无理取闹,特别适合接着把君上往死里虐#
#来自一个被刘邦抢了无数次人头的张良的怨气#

  从刘邦看见张良的那一瞬间开始,他觉得自己可能找到能和自己相伴一生的人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呢。
  不懂人情世故,不知道人间的常识,女孩子和他说话的时候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红的不成样子。
  意外的很好看。
  “君上?您已经盯了我半个时辰了,奏折还有不少。”张良坐在侧座,看着书案上还剩下一半的奏折,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还是早些处理完早些休息为好。”
  啊啊子房皱眉头也好看。
  刘邦心里乐滋滋的想着,顺手把奏折推到了张良面前“我懒了,子房你帮我!”
  这样就能多看会子房了,谁要看这些看着就眼花的奏折啊。
  “君上,身为一国之君,怎可如此……”
  “子房你帮我!早弄完早休息,你说的。我看着这些字就头疼全交给你了!”
  张良看了眼刘邦,有些认命的拿过奏折开始认真处理,刘邦就毫无形象的趴在桌子上看着张良。
  子房的脸配着烛光真好看。
  刘邦趴在桌上这么想着,也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子房拿笔的手真好看,什么时候能摸摸子房的手呢,手感一定不错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早朝了,奏折整整齐齐放在书案上还细心的用纸条标注了哪些是重要的,哪些是次要的。
  刘邦揉揉眼睛看了看纸条,伸了个懒腰,身上明黄色的毯子也滑落到了地上。
  子房帮忙盖的吧。
  刘邦捡起毯子看了半晌,用头蹭了蹭。
  啊子房帮忙给自己盖毯子了。

  刘邦一直很想看张良喝酒后的样子。
  不知道会不会脸红彤彤的扑过来撒娇一样的喊自己阿季呢。
  刘邦对张良的事情,一向是说干就干,当天晚上就吩咐人设了晚宴,还特地让后厨把张良那桌上的酒换成了后劲特别大的烈酒。
  啊啊一会就能看到子房和自己撒娇了!
  刘邦就用一副痴汉般的表情度过了整个宴会。
  完全不顾下面大臣一脸见了鬼的样子盯了他整个宴会。
  嘛反正目的达到了就不管这么多了。
  刘邦乐颠颠的抱着从韩信那里抢过来喝醉的张良,跑回了自己房间。
  被打了一顿的韩信表示回头一定要揍回来,而且是在战场上揍。
  然而张良的反应却不是刘邦所想的那样,他平静的坐在床边,面无表情的和刘邦对视。
  “子房?”
  “子房。”
  刘邦瞪大了眼睛,小心翼翼的又说了句。
  “你没事吧?”
  “你没事吧。”
  张良一脸平静的复述着刘邦的话,语气平板无波,偏偏看上去还是那个冷漠的军师,丝毫看不出已经喝醉的样子。
  “我心悦你。”
  “我心悦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我属于你。”
  “我属于你。”
  ……即使这是个梦,即使是在自欺欺人……也请让我把他当做,现实吧。

  “子房。”刘邦看着书桌旁的张良,轻轻喊了他一声,张良抬起头,有些疑惑看了过去。
  鬼使神差的,那句话,就突然说出口了。
  “我心悦你。”
  “君上莫要开玩笑了。”张良愣了一下,轻笑着摇摇头,语气仿佛是在劝一个调皮的小孩子。
  “我没有说笑我真的”
  “君上。”张良突然抬高了声音打断了刘邦还未说出口的话,“君臣有别,此等话还是不要再说了。臣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张良站起身,朝着刘邦行了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书房,留下刘邦一个人坐在那里,陷入沉默。
  “…君臣…有别吗……”

来自张良内心的自述: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

#沉迷ooc无法自拔#
#子房哥哥真可爱#
#女人,贼特么可怕了#
#死亡一个月重新出现的在下#

女人,绝对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
我见过很多诡异或者凶狠的生物,而女人,则是下山后遇见过的,杀伤力最大的一个。而且,我读不懂她们的心。
不过后来君主和我说,那些女人不过是口不对心而已,和她们说的话反着来就好,然后就把我扔到了那群女人堆里,说是要锻炼我对人的应对能力,不能每次遇见女人的时候都是一脸的僵硬。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似乎看见了君主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
绝对不是错觉。
我在那群女人堆里呆了整整一个时辰,等到君主来喊我的时候我的脸都僵了。
笑的。
现在我觉得君主说的话有些不能信,特别是他一脸严肃说话的时候更不能信。
君主说遇到女人的时候对她们笑笑就不会烦你了。可是我对女人笑的时候她们的眼睛里仿佛都在放绿光。
君主还说女人其实不可怕,她们其实很弱。
我死都不会忘记在战场上君主刚说完这句话师妹突然把远处一个两人高的石头一弩射碎的场景。
……女人……果然还是很可怕。

接上回的,皮肤剧情脑洞

#国庆七天过的宛如咸鱼不想说话#
#沉迷于天依不能自拔的人类#
#不要问我为什么写了大小姐不写刘备,脑子坏了#
#我爱咸鱼,咸鱼使我快乐#
#等等作者给我出来解释一下为什么到了白鹊画风瞬间不对#

以下正文↓(别信)

德古拉公爵  刘邦:
神这种东西,从来都不存在。
刘邦看着对自己伸出手的神父,笑得诡异。
现在,你是我的了。

天堂福音  张良:
我是神最虔诚的信徒。
张良最后看了眼那巨大的十字架,向着那个吸血鬼伸出了手。
可惜我背叛了神。

教廷特使  韩信:
我从来都没信过神。
韩信站在阴影里,看着那两个人。
如果他愿意堕入地狱,那就一起堕落吧。

末日机甲  孙尚香:
机甲是不会痛的。
孙尚香看着那个男人的眼泪,心脏那里开始了一阵一阵的抽痛。
可为什么……心好疼……

红莲之瞳  扁鹊:
做错事就就要惩罚。
扁鹊看着那个瘫在地上放弃了挣扎的狐狸,脸黑的不成样子。
让你弄老子药!让你弄老子药!妈的下春药憋死你!

千年之狐  李白:
不就是一不小心弄洒了你的药么!
李白咬牙切齿的选择放弃了挣扎。
你他娘的居然在我酒里放春药!还特么的不给艹!

一个关于农药英雄皮肤的脑洞。

#主要是没拿到会计证心情复杂完全写不好段子#
#感觉自己妈的智障#
#我差不多是个废冥了#
#好了我去狗带哦不我去上学#
#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赵云有没有末日机甲写错了别怪我【哭成狗】#

末日机甲  吕布:
这样心就不会疼了。
吕布用冰冷无比的电子音说道。
因为机甲不会痛。

末日机甲  赵云:
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呢。
赵云握紧了手里的长枪,看向前方的一个身影,笑了笑。
没关系,我和他一样了。

异域舞娘  貂蝉:
来欣赏妾身的舞姿吧。
貂蝉笑着,眼泪却不停的落下。
可是,能欣赏妾身舞姿的人,早就不在了。

死亡骑士   亚瑟:
她是我的主人。
他缓慢的单膝下跪,因为是尸体的缘故动作有些僵硬,然后低下头。
我将永远效忠于你。

玩偶对对碰   安琪拉:
我……终于找到你了。
安琪拉看着他缓缓的向着自己跪下的人,本来应该因为复仇成功喜悦的心却空空落落的。
已经不是他了,那个会对自己露出温柔微笑的的圣骑士,已经不在了。

白色死神  白起:
我是他最锋利的刃。
白起拾起那人擦过自己时留下的蓝玫瑰花瓣,面具下的脸笑的柔和。
而他是我的恋人。

优雅恋人  嬴政:
只是看那个家伙没人要意思意思心疼一下而已!
嬴政看着前方的白起突然提速飞过了他身边,撒了一堆玫瑰花瓣。
才不承认这家伙是恋人!哼。

#智障玩意的文#
#开头,后面懒得写#
#我选择狗带#
#看着有点太短接一个段子#
#一直在更新与不更新之间纠结的在下#
#心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

  白起觉得,阿政最近怪怪的。
  说话没有以前这么冲了,也学会安慰人了,居然还会关心自己累不累了。
  我可是阿政最锋利的刀,怎么可能会累呢。
  白起皱着眉头想。
  可惜这副表情被厚厚的盔甲挡住,谁都看不见。
  嬴政也觉得自己怪怪的。
  看见白起莫名的会激动,发现白起一直注视着自己会开心,而且能感觉到白起的心情。
  隔着那么厚的盔甲感受个鬼啊!
  嬴政难得的炸毛在床上死命打滚。
  可惜白起一向是不敢进入嬴政的寝宫内的,不然就能看见了,他家阿政难得的炸毛时间。 

白起是一个怪物,一个靠鲜血为生的怪物。
  他在第一次上战场时坑杀了敌方三万的士兵,血液染红了战场,也染红了天空。
  可是……还不够。
  他觉得自己的嗜血是不可控的,他要做的是阿政手里最锋利的刀,而不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会刺伤阿政的双面刃。
  然后他找到了扁鹊。
  扁鹊早已和白起初见时的模样相差甚远,但他也不想去管,只要能帮自己进行第二次魔道手术,一切都不重要。
  “虽然你已经不在嗜血,但是今后,你的一切战斗都将已你的生命为基础。”
  “无碍。”
  盔甲下一直以来面无表情的脸,缓缓浮起一抹笑容。
  我是阿政手下最锋利的刀刃,我会一直挡在阿政的面前。
  直到……他不再需要我。

楚汉,真是一个诡异的地方。

#智障作者又回来啦!#
#放心估计接下来你们又看不见我了#
#哦我爱学习学习是我快乐其实只是因为开学了而已#
#心情凌乱不知所措我爱张良#
#子房哥哥请一定要保佑我的会计证#

1-可能这也是爱?

  韩信这几天很苦恼。
  虽然知道自己挺帅的而且有很多人追但是追自己的人换成了军师这就方了啊。
  “子房,你已经跟了我三天了……”韩信转头看着难得没有戴上那副单边眼镜也没有拿着魔法书的张良有些方“子房你究竟想干嘛??”
  张良看着韩信,似乎是习惯性的想扶一下眼镜,却摸了个空。
  他默默的放下手接着看着韩信“韩将军,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在下的眼镜和魔法书还来?”
  “……”韩信冷静的扶了扶单边眼镜把怀里魔法书抱紧“军师,我突然想起我有点事情要处理,回见。”
  “……等下能跑慢点吗……君上的剑先……还来……”

2-灵魂互换这种事情扁鹊神医表示他没法治。

  刘邦一早上起来去书房处理奏折时感觉有点辣眼睛。
  韩将军你今天居然没有拿着你的枪到处偷……啊不,拿东西。而是在这里帮忙处理奏折!???
  等等子房你为什么抱着魔法书在旁边椅子上睡觉而且你旁边的是不是李白的酒葫芦和剑还有神医的药瓶?看来李白和神医又来楚汉了………啧还有虞姬的手弩?还有项羽的大刀???子房你究竟干了什么????
  刘邦表示他方了。
  不行我要去找神医!
  “大概是灵魂互换了。”刘邦一脸懵逼的看着面无表情的李白和趴在李白身上懒洋洋喊着要去喝酒的扁鹊“目前我也没办法,似乎只有两个人互相喜欢才会这样。还有记得把药箱还给我哦还有酒葫芦和剑。”
  刘邦默默的把东西还给他们,内心复杂。
  怎么感觉头上有点绿?

3-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那只鲲先动的手。

  刘邦现在已经对韩信时不时带回来的各种东西面无表情了。
  直到韩信拖回来一条一人高的鱼。
  “……韩将军,告诉我你把这条鱼拖回来干嘛,吃吗。”刘邦看着那条鱼无语至极。“而且子房的圈烧不熟它的。”
  韩信挠了挠头也有些纠结“……其实我只是看庄周坐在它背上打盹下意识就把它拖回来了……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一点啊。”
  “无碍,能煮熟。”
  “?????”刘邦和韩信一脸黑人问号的看着他们的军师拿出来一口大锅,用言灵点着火之后一脸认真的煮了那条鱼。
  刘邦和韩信表示那条鱼味道不错,肯定还是因为子房的手艺好!
  话说回来,那边已经清醒过来的庄周坐在地上一脸懵逼。
  “在下的鲲呢?”

4-哎呀自己家的师兄真是萌萌哒可调戏啊!

  楚汉的大家很清楚张良和虞姬的关系。
  所以在两军打仗的时候也就默认了虞姬和张良两个人经常串门了。
  虽然串门的时候经常会被辣眼睛就对了……
  “师兄师兄来!送你朵花花!”虞姬笑嘻嘻把一朵小粉花别在了张良的耳朵边“师兄最可爱了!”
  “……别闹了。”张良微微笑了笑,倒是也没说什么。
  旁边的刘邦和韩信一脸怨念。
  子房为什么不看我这个时候不是在打仗么为什么虞姬还会在这里我们不爽了我告诉你赶紧滚赶紧滚赶紧滚……
  虞姬笑得那叫一个欢快。
  两个智障也想和我抢师兄,天真。